香水会员带你进入“神马池”,回顾“如龙”系列的诞生 002700

股票行情  2021-03-26 10:34:30

原标题:香水会员带你走进神木镇,回顾“如龙”系列的诞生

ayano moto是日本流行电子音乐团体香水的成员,绰号Nocchi。Nocchi是日本娱乐圈知名的游戏玩家。他是一个真正的会在休息日花十几个小时打游戏,手持掌上电脑出门的玩家。

去年年初,诺奇和一家娱乐媒体开了一款游戏,叫“诺奇想玩游戏!她爱玩游戏,会遇到一系列游戏行业的人,尝试自己写游戏系列文章。

Nocchi此前曾计划访问“如龙”系列的首席主管杨玉娥,但此行受到当时日本疫情爆发的影响。9月份在家里实施了“改善家庭游戏环境”的计划后,他终于找到机会来到世嘉如龙工作室,采访了该系列的制片人杨玉娥。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Natalie,原作者:桥本尚平,原标题:はもぅののliving在卡米马奇!《龙如龙》スタジォで 3D スキャをしてき

扫描Nocchi进入CG进行建模

由于COVID-19疫情而长期拒绝采访的世嘉,终于在不久的将来重新开放了会议申请。诺池兴奋地来到这里,并在“如龙”系列的首席制作人横山正义的带领下参观了公司的三个不同的工作室。

第一个是录音的录音室,由三个不同的房间组成。第一个小房间用来录制旁白等声音,第二个房间是专门给“如龙”团队用的,用来录制演员台词的配音。

在2号房间

其实“如龙”团队最早是利用公司外的录音棚录音的。横山听诺池说“因为需要经常使用,所以在公司可以做的方便很多”,苦笑着说“其实还是很难建的,特别是在墙体上加铅料隔音,要花很多预算”。

这些记录设备中的一些

然后去了3D扫描工作室,把游戏里演员的3DCG头像做成数据。

3D扫描工作室入口

一进演播室,诺奇就喊道:“是啊!你们公司能有这种设备吗?太震撼了!甚至我们都需要租一个昂贵的外部工作室。”不过我听衡山说设备是团队造的,只把美容院用的椅子和市面上卖的相机结合起来。

横山先生解释了设备的功能,诺奇先生很惊讶

你可以坐在中间的椅子上进行3D扫描

知道《光明与黑暗像龙7去哪里》的朋友应该知道,这部作品的主题曲《一首歌》是日本组合“湘南乃風”与音乐制作人中田康弘(后者是《香水》的作曲者)合作推出的,歌曲《一首歌》也是中田康弘创作的。他和《湘南乃風》的四个人也参与了这首歌的MV拍摄,但是呈现的方式是若龙工作室在这里使用。

左边四个是“湘南乃風”组合,最右边是中田康孝

当Nocchi看到《一首歌》MV中在空中翻个身,双手投篮的画面时,他震惊的说:“中田桑居然演了韩!好羡慕!”,当即表示今天也想试试3D面部扫描。

定位好头部高度后,开始摄影。为了把数据准确地输入电脑,诺奇的鬓角被塞进耳朵里,诺奇兴奋地问:“诶!现在应该做什么表情?」.对了,在实际为游戏输入面部数据的时候,面部模型演员要在镜头前连续不断地摆出面无表情、情绪等不同动作,大概需要30分钟的拍摄时间。拍摄过程中,诺奇笑着说:“这大概是让你睁大眼睛害怕的表情的时候了。".

第一,没有表情

然后是一张笑脸

用电脑对拍摄的照片进行CG大概需要10分钟。下图是Nocchi脸部的3D CG数据。

世嘉的下一个游戏“如诺克奇”

因为是3D的,可以随意旋转

在这个数据上花了很多时间处理细节之后,我们就可以得到可以在游戏中使用的3D建模了。诺奇饶有兴趣地看着屏幕上的自己说:“现在这个模型的质感和外观已经有了如龙小姐姐的感觉,我们终于可以想象游戏中的表现了。”。

看着自己建模的诺奇

我突发奇想尝试人脸识别,但失败了

左侧显示的是渲染的模型

“如果在精细加工过程中增加或减少皱纹和毛孔,能改变一个人的年龄吗?面对诺池的问题,横山说只要需求降下来就可以。经常有面部造型演员因为昨晚喝了太多酒,想把模特的脸变瘦,尤其是女演员。拍摄的样子和人眼看到的很不一样。3D CG主要是基于空间位置数据,所以实际上有些地方是要加阴影的,化妆CG后可以看起来像真人,但是越修剪越有他的个人特点。

对“动作捕捉”世界的初步研究,在这个世界里,表演极其重要

最后参观的部门是面部表情动作捕捉工作室,演员的脸上布满了跟踪痕迹。然后在专用摄像头的记录下,面部表情动作以数据的形式被正确记录下来。通过将这些数据与新收集的三维建模相结合,可以形成具有生命力的生动表达。对于诺奇来说,这也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表情捕捉的作品。

面部捕捉设备,今天看到的是一个正在收集面部表情的演员

脸上的标记用来反射光线,并通过它记录跟踪数据

脸上有79个银色的痕迹,对面的光线打在这些痕迹上反弹回来,可以记录它们的运动位移数据。虽然增加标记的数量可以使表达更加真实自然,但实际上好莱坞电影中使用了更多的跟踪标记,但是标记过多会使数据非常庞大。对于《儒龙》来说,79正是表现人物悲欢离合的合适数字。

光点数据进入计算机

当我听说《如龙》系列中的每个角色都被身体动作演员、面部捕捉演员、seiyuu等几个人分享时,Nocchi发出了一个震撼的声音,然后问:“动作、表情、声音这三者中,哪一个最早?”。

横山听后说:“看情况。例如,在《如龙6》中,北野武老师首先为角色提供声音,然后动作演员根据声音数据执行角色的动作,最后面部捕捉演员根据模仿的台词做出面部表情。收集所有这些数据,并结合北野武的CG建模,以获得游戏中的效果。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角色的很多动作演员和表情演员都是同一个人。」

然后诺奇继续问:“每个角色都有特别的演员吗?”衡山说演员数量会多的离谱,一般会有几个专门的动作演员和表情演员同时扮演各种角色。此外,运动数据是在另一个运动捕捉工作室收集的。

“动作捕捉工作室的大小有体育馆那么大,工作室周围安装了上百个动作感应装置。不过为了数据量,场地最多可以容纳七个人进行动作捕捉,大概有七个演员在那个大场面上呆上一两个月。”。

这张照片是从世嘉科技博客拍摄的,世嘉科技博客是一个体育场大小的动作捕捉工作室,周围环绕着数百台来自维康的光学反射相机

“捕捉动作的时候,应该在工作室里设置和游戏里一样的场地,不要让演员坐在空气椅里。如果是台灶场景,当然也要制作模仿台灶大小的道具,哪怕是一步。如果是很长的一步,你会重复几次录音。”。

图片来自世嘉科技博客。“如龙”系列中实际使用的道具都有反光标记,材质很轻

诺奇震惊地说:“我不敢相信连场景都要还原。”同时他继续有趣地问,“那么主角和被主角打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演的?”横山回答说:“一般来说,虽然一个演员已经确定扮演主角的角色,但其他临时的戏还是要进行的。就这样,他演主角,把人打了之后,下一场就演被打的一方。看

图片取自世嘉的技术博客,甚至连拇指的动作都被捕捉到了

图片来自世嘉科技博客,一款头戴式面部表情捕捉设备

在战胜敌人的原因上,“输得让人不甘心”比“我很厉害”要好

诺奇:我开始接触“如龙”系列。有个女玩伴说“我真的想让诺池演如龙伟信”推荐给我。不过因为如龙维信是衍生作品,可能我这种完全不了解人物的玩家先玩会比较好,所以我先玩了当时上映的《如龙六命诗》。因为我的家乡是广岛,所以Nido城(广岛县东南部的一个城市)的舞台设置很讨我喜欢。但是玩了之后发现《六命如龙之诗》是一系列故事的最后一章。虽然游戏很有意思,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从这个作品开始真的好吗?”。

岳明:事实证明这是真的,但我们不能说“我们建议一代人玩一代人”。做一些长度的系列作品,会让接触到系列的玩家很难不自觉的跨过门槛。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我们就过去提几集系列。所以,如果看到有人按照自己喜欢的顺序玩“如龙”系列没问题,我们是最开心的。可能音乐也是这样。没有人认为“要从最早的作品开始全听”?

诺奇:没错。因为《六命如龙之诗》太有意思了,于是我就玩了《光明与黑暗如龙往何处去》,然后又玩了一代翻唱版的《如龙》。最近刚看完《如龙0契约之地》系列前传,现在对真岛武郎有非常强烈的感觉(笑)!

岳明:哈哈哈(笑)。

Nocchi:我在玩《如龙7》的时候,发现新岛康介在系列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一开始玩“如龙记”和“如龙0”的时候,得到的是“我明白了!“的感觉,这种顺序的玩法也没什么乐趣。

岳明:还不错。

诺奇:还有,其他女生强烈推荐《审判之眼:死神的遗言》给我,我打算等看完《如龙》系列后再来试试这个游戏。

岳明:我们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女粉丝的支持。以前,儿童和女性群体对我们的作品根本不感兴趣。我们经常进行问卷调查,男女玩家比例最早是9.5:0.5,虽然男粉丝还是多了一点。

Nocchi:女粉丝多了以后有什么变化?

岳明:相反,每个人都说,“不要做这样的改变。”。

诺奇:嘿!挺难熬的!

岳明:因为那样的话,男粉丝的数量可能会减少。当然,如果处理得好,粉丝总数会一口气增加,但大家还是坚持“最好不要失去难抓的粉丝”的心态。

诺奇:可能对于女粉丝来说,她们大多热衷于《像龙一样》这个故事,一个男人从小舞台上互相碰撞的故事。女生很可能痴迷于这些以及角色之间的“关系”。

岳明:我明白了...我学会了。

诺池:更容易感同身受道。我的话曾经在打游戏的时候非常非常讨厌boss。比如我和好朋友翻脸的时候,我也抱着“嘿!快醒醒!”这种情绪就是战斗。

岳明:在《儒龙2》中,玩家可以经营一家牛郎店,他们赚的钱可以用来更好地装饰店铺,他们还可以雇佣猎头...但是当剧情到了一定的时候,一个敌人就会发动攻击,让自己的店铺毁于一旦。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很生气。接下来的战斗基本都是以刀柄可以折断的力量来打。我觉得在设计战胜敌人的理由时,“输了让人很不甘心。”

诺奇:我现在在玩《如龙2》,还在不被攻击的阶段(笑)。

岳明:啊!我太戏剧化了(笑)。

几乎没有人认为“如龙”会畅销

诺池:第一代“如龙”开发的时候,制作团队有没有想过这个系列会花这么长时间?

岳明:15年前在PS2上第一次开发如龙的时候,公司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两极分化的,可以说基本没有人同意。

诺奇:是啊!?

越出名:说好听点,就是“全新”;委婉地说,这是“完全与时俱进”。不过当时我们确实想出了一些对策,让系列一直可以做下去。

诺奇:太好了!

岳明:虽然粉丝足够多,但是一旦开发的资金成本超标,公司肯定会从商业角度切断系列开发。虽然我们总听到玩家表达“想看更多故事”、“多做街头”等愿望,但游戏开发是基于成本考虑的。随着PS主机从2到4的演进,玩家的期待带动了开发成本,但我们总是担心“不能让这个系列被砍掉”。要说,“如龙4”基本上是两端平衡的边界。

诺奇:是啊!原来如此!

岳明:在《如龙5梦想家》的开发过程中,我们拼命想突破那个界限。虽然如龙5实际上成为了系列中最畅销的作品,但真正突破界限的还是如龙6。

Nocchi:所以“如龙5”后面是“如龙0”,让玩家有机会在故事结束前了解“卡祖玛·吉尤和正岛五郎是如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岳明:嗯,我希望在《如龙0》中展现新岛的浪漫。虽然信岛作为“男人”在结局上有一个很好的结局,但也有这样一句隐晦的话“真的是好的结局吗?”我认为它包含了一种“丹蒂”(男性时尚中所谓的“纨绔主义”)思想。海外玩家评价最好的是“如龙0”。“即使国家不同,作品中的感性思想也是可以传达的”,这让我很欣慰。

不被期望真的很难,但是期望太高也一样很难

诺池:之前玩的时候有“如龙”系列的印象,比如“歌舞伎町和夜店在一个地方玩”或者“自行车打人”。

岳明:所以没有问题。

诺奇:哈哈哈,没错(笑)。第一个“如龙”推出的时候就是专门宣传这个形象的吧?

岳明:嗯,因为没有类似的游戏,所以很难描述如龙的特点。所以用“游戏里有一家唐吉可德店(日本比较另类的零售连锁店),也可以去夜店”这样的口号,可以让人先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如果有人想“试一试”,那就很好了。而且早期一代的《如龙》并没有像后续作品那样邀请知名演员加盟。与此同时,其他游戏制造商举行了一次大型销售会议。虽然“如龙”也开了签售会,但到场的只有四五个人。

诺奇:呃——!(笑声)

岳明:你可以接受它作为相声的负担(笑)。完全无法比拟。我们都以为,“现在都结束了。”但是,努力不一定有结果,这是世界常识。当时我们迷迷糊糊的想,“这也可以是下一次的经历。”。但就在等着我们查结果的时候,刚才提到的“堂吉克德夜总会”、“自行车打人”等奇怪的评论,却成了该系列的卖点。

诺奇:怎么说呢?当时的玩家没想到会有《龙族》这样的游戏,但是挑战之后,发现出乎意料的有趣,就接受了。

岳明:那时候,PS2已经卖了好几年了,已经进入成熟阶段。流行的游戏类型已经稳定下来。虽然我们也是顺着潮流玩游戏,也是符合用户需求的,但是我们也知道市场上会有“偶尔想玩点不一样的”需求。幸运的是,如龙碰巧遇到了这个机会。

诺奇:你的开发团队有“想做些不同的事情”的想法吗?

岳明:哦,我真的很想玩一些新的东西,我以前也做过一些不太主流的作品。所以在“如龙”系列火起来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指望它再涨真可怕”的感觉。后来粉丝真的叫出了“我真的很想演《如龙》的下一部作品”“我真的很想看后面的故事”。这样的货很难期待,也很难期待太多。类似的情绪起伏持续了15年。

诺奇:啊,游戏和音乐不一样,但我知道这种心情。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粉丝都希望看到我在新音乐中表达真实的自己,但又不希望自己的期望被违背,所以每次一部新作品诞生,都充满了挑战。

岳明:这种困境可能会一直存在。如果你改变了,就会被称为“背叛粉丝”。不改就会被骂“怎么还是老样子?”这种情况不会结束,也没有正确的解决办法。

主题曲谁来唱?香水也被列入入围名单

诺奇:湘南乃風和中田先生一起唱了《如龙7》的主题曲,太难听了。我不知道他们会一起唱什么样的音乐。

岳明:我之前一直在关注中田先生的表现,我曾经计划委托他工作。中田先生基本上是那种和“如龙”系列没有太大关系的人,但突然陷入这种有点距离的组合,是我的一个爱好。比如《如龙6》,我们也用了山下先生的音乐。

诺奇:“如龙”系列的这个特点也是一种乐趣。

岳明:但是中田先生不唱他自己的歌。“谁会唱歌?我们以为列了很多歌手的名字,香水就是其中之一。

诺奇:是啊!

岳明:“对方不可能答应。”当时大家都得出这样的结论(笑)。没想到你玩“如龙”系列这么深。我们选择了湘南乃風和中田先生合作。

诺奇:我不敢相信它变成了那样...!

岳明:我也非常喜欢音乐。首先,我想象什么样的音乐最适合这部作品。业务和经纪公司的问题暂时不考虑。不管有没有可能,我都会先选最好的。早期的东营公司为了拍一部黑帮片,借着“拍一部与海外不同的电影”的势头,利用日本的工作室毫不妥协地拍摄,催生了后来的“V片”和“B片”,并以日本的B片为蓝本传播我的思想,这也是我每次拍《如龙》时所想的。

Nocchi:我喜欢如龙6的原因之一是山下的音乐和游戏很配。

岳明:当时我不知道如何引起大郎先生的兴趣。我们选了五首歌,和正在冲洗的游戏图片一起刻了一张DVD,交给了大郎先生的办公室。

诺奇:哇,收到这样的东西一定很开心吧!(笑声)

岳明:山下和他公司的董事看完影碟后都说“不错”,然后说他们想见面。

诺奇:太神奇了!我最喜欢的是游戏里山下Tatsuo插的铁臂阿童木的场景。当“虽然我们手里有那么多生命,但我们只是孩子”这句台词出现时,我忍不住了。

岳明: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

诺奇:但是《如龙7》总觉得很“阳光”(笑),这大概就是音乐的力量吧。

岳明:哈哈哈(笑)。

诺奇:我特别喜欢boss战的音乐。不断增强玩家愤怒的音乐真的很棒。有一种“虽然不想玩,但是音乐真的很好,我生气了!””心情(大笑)。我可以在战斗的时候提升自己的情绪,让人们充分体会到音乐的重要性。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是和马元昌打起来的那首。

岳明:我们的声音导演基本上都是数字摇滚的粉丝。作曲时,他们会下意识地做出能让人感觉到自己在和谁战斗的曲子。如果玩家能注意到就很开心了(笑)。《如龙7》的游戏类型改为RPG,所以音乐略改进步摇滚。渐进式摇滚基本上是RPG的固定选择。所以《如龙7》完全没有奇幻世界背景,但是玩起来感觉像是奇幻游戏,不可思议。

我们这些玩游戏的人,真心希望玩家可以体验游戏,不需要外界评价

诺池:《如龙7》不仅改变了游戏体系,还把主角变成了春日。

岳明:事实上,我们很难不去找卡祖玛·吉尤和正岛五郎的麻烦,而是从零开始成为一个被玩家信任的角色。然而,像“童生永远不会说什么”这样的限制是不存在的,每个人一直忍着不这样做的想法也被纳入了游戏。现在,虽然有些艰辛,但从压力中解放出来是一种巨大的快乐。

诺奇:让新主角做童生做不到的事。

岳明:是这样的。

诺奇:童生自然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角色,但我认为春天也有他自己的英俊特征。春天是一种“不会耍帅的帅”,不讨厌,但是很可爱。童生出演《如龙7》时不得不说些帅气的话(笑)。

岳明:虽然不能说是我,但春天的思维方式更像我,而不是像卡祖玛·柯鲁,所以台词更容易构思,但也有很多奇怪的声音批评春天的角色。刚宣布“这是RPG”的时候,也被很多玩家骂成“你在想什么?”确实是最难开发的。

诺奇:啊,那真的很难。

岳明:虽然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有信心,但当他被指指点点时,他仍然很沮丧。但是如果预告片在上映前没有上映,游戏的预定销量就会失败,所以他只能少发布一点信息。我们游戏玩家真心希望玩家可以体验游戏,无需外界评价。

诺奇:没错(笑),但是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什么,你就不会有存钱的想法。也希望我的作品在大甩卖日被没听说过什么宣传的人买走,不开始就不懂。

岳明:那是我们真正想看到的。所以我们在宣传的时候,往往有心情去传达我们作品的所有优点。写剧本的时候,我们经常会注意到有些地方“这个可以用来宣传”。

诺奇:是啊!写剧本的时候?宣传工作不是应该在所有工作都完成之后再开始吗?

岳明:是的,在制作预览视频时也是如此。你必须尽快决定你想宣传什么,否则你会后悔“那里应该有更多的宣传”。

诺奇:我学会了~!

诺奇代表名人提问。

诺奇:接下来,我想问岳明先生一些从推特上收集的问题!

我想问问岳明的主管,“如龙”系列都有迷人的街区(我很喜欢尾路的风格)。如果有一天系列打算以海外为舞台,你会选择哪里?我记得nochi之前说过他去过不同的海外国家,所以我也想问问nochi的想法。 岳明:像洛杉矶这样的地方经常被外国游戏使用,所以我认为把欧洲作为舞台会更有趣。

诺奇:正是!还有亚洲风格的街道,也很有意思。比如如龙7出现中华街。

岳明:如果有海外背景的人很少,如果这是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那就没有意义了。我觉得如果人们听到后会想“它真的存在吗?”。我想不出确切的例子,比如爬埃菲尔铁塔。

诺奇:“去埃菲尔铁塔”是个好任务(笑)。

岳明:我更喜欢用一种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做过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如龙”系列中的人物背部都画有各种纹身。主管最喜欢哪种模式?我最喜欢的是笹川刺伤的“老虎和笹川(竹叶)”来纪念笹川的善良。 nocchi:西岛的大河把“タィガ”(大河的日语发音,与英语老虎谐音)画成老虎纹身是很可爱的(笑)。

泽岛大河背上的老虎和竹叶

岳明:关于纹身,我们都问过一个年轻的纹身师,住在洛杉矶的“刁霸先生”。我们会发出角色设定和图案,刁霸先生会根据图案做成真纹身,然后我们会检查它的大小和氛围是否合适。对了,屌巴先生原来定居横须贺。但由于“和谐雕”这一行当在日本已经不流行了,他因为时代的原因选择了移居海外。结果外国人好像很喜欢《和声雕》,在那里更赚钱。

诺奇:啊,我明白了。

岳明:当我参观刁霸先生的工作室时,我看到那里有许多蝎子和蛇。我以为大概是因为它们可以当纹身,更有可能是屌巴很喜欢这些生物。然而,当我提到这个话题时,我意识到事实完全不同。据他说,有人先送了他一个作为礼物,他不能扔掉。他只能在车间里装饰。结果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说:“小哥哥,你这个样子。”

诺奇:真是灾难。看到和人物有关的纹身,比如金的,我的文字会很刺激…

岳明:锦鲤。

诺奇:“哇!是鲤鱼!”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笑)。

锦鲤张山背面的锦鲤

岳明:一直处于童生自卑心理下的金山,选择了背叛,然后升到了巅峰。其实也是因为鲤鱼在中国有“天生鱼”的说法,“潜入龙门”就是鲤鱼。虽然金山是童生生的,他们也是好朋友,但他相信如果他背叛了背上画着龙的童生,他就能变成龙。

诺奇:原来是这样的设定,故事突然变得更加深刻...而在《如龙0》中,当时年轻的童生背上纹了一个未完成的应龙,他对面前背上画着龙的敌人说“一条龙就够了”。

岳明先生是他游戏生涯的大师还是深受其影响的人?

岳明:我最初是电影专业毕业的。日本电影业30多年前进入寒冬。虽然没有工作吃不起饭,但也不想随便说找个无聊的工作,所以觉得进了游戏公司。虽然我基本没接触过电脑,但是我最早的老板真的是从零开始教会了我各种知识,那一个不愧是我的师傅。比如问这个按钮为什么设置这样的高度和方向,你以前想过吗?

诺奇:啊,没有(笑)。

岳明:那时候,我们团队做了一个外包的摩托车街机游戏。玩摩托车游戏,不仅要看起来很帅,还要拍出有“真的骑在上面”感觉的画面。当然,如果太像真的东西就太贵了,真的东西也不适合穿裙子的女性骑。

诺奇:不仅仅是玩游戏的感觉,玩家直接接触到的部分也和发展息息相关。

岳明:是的,他教会了我互动的重要性和游戏开发的深度,这让我突然对玩游戏感兴趣。

《如龙》系列中敌营有很多迷人的角色。历代监督者最喜欢谁?

岳明:当然,我最喜欢金山。

诺奇:呃——!

岳明:我更关心对手的魅力,而不是主角是否闪耀。当然,虽然成为敌人意味着他的最终失败,但我不喜欢“因为我是反派,所以我会输”的观点,反派也有自己的道理。游戏可以有更长的时间给电视剧电影讲故事吧?到底玩家在打倒有柄反派时抱着什么样的感情,其实都是我们造成的。我想说《如龙》系列能得到这么多支持,要感谢金山背着它的一切。另一方面,金山的seiyuu后来被封为春日(seiyuu就是中谷一博)。

诺奇:是啊!?是这样吗?一点概念都没有!

岳明:这也是良好选择的结果。钟谷先生拿到资格通知书哭了,十五年后终于成为主角。

诺奇:我要哭了!我太想哭了!哇,太棒了...

如果诺奇出现在《龙族》中,他会扮演什么角色?

岳明:太难了(笑)。

诺奇:便利店店员有麻烦了怎么办?而什么样的“街上看起来违和感很强的人物”?“啊!如果你和那个人说话,你肯定会进入支线剧情。”(笑声)。

岳明:在这种情况下,我总是想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例如,“不知名的歌手”怎么样?

诺奇:啊哈哈(笑),真好玩!

岳明:我在支线剧情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了自己,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同于唱歌的道路并取得了成功,这听起来和《香水》的历程有点重合。

诺奇:感觉是分支任务!起初,他说:“我的小弟弟很会唱歌。”任务结束后,他说:“这样真的好吗?”然后他抬头看着天空(笑)。

岳明:我是香水的观众已经很久了,我一直在听《コンピューターシティ》(我出道后的第二首单曲)。

诺奇:是啊!是这样吗?我太开心了!

岳明:当我第一次在广告中听到“ポリリズム”的时候,我觉得它真的是一首好歌,然后我非常关心这个歌手是谁。我马上问了一个熟人,才知道是香水。当时我就想“这群孩子以后肯定会红的,已经上榜了。”

诺奇:哇,非常感谢。多亏了岳明的监督,我可以让我的活动持续这么多年(笑)。

诺奇资料后记

大家好,我是诺奇。又到年底了。

这个采访是今年元旦连载的,这个专栏推出已经整整一年了。“喜欢游戏”的爱好今年变得更能接受,世界越来越适合生存(笑)。

今年也玩了很多游戏。

家里疫情期间沉迷“收藏”!动物森林友社,不能出去见人等等,一直玩到黑眼圈出来。初夏,基本上亲戚也有个Switch,大家都沉迷于“迁林”。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连80岁的老奶奶都开始玩《感动森》,把我吓到了。牛奶...奶奶!?(笑声)

不推荐你玩!!你不能操作它!!

第一次教她使用手柄,“左手拇指~奶奶”,“停在树上”,“右手食指按下按钮”,就像保姆一样,她要告诉她一点一点地坚持教下去。但等她能和我一起玩的时候,她已经成了一个优秀的“游戏奶奶”。她比我更擅长钓鱼,抓海鲜,改造小岛等等。她还严格筛选小动物,只允许可爱的搬到岛上。

真的让人笑,在大屏幕电视前挖老奶奶的背化石。我认为和她玩游戏不会花太多时间。

我还抽空玩了PS5,附带了“宇宙机器人”这个游戏,可以展示PS5的功能。

滚来滚去的角色太可爱了,连奶奶岛都过不了(笑)。奶奶刚开始有点难操作,但她说:“在水里撞一下挺好玩的。”然后她操作的越来越好,现在她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杀死敌人。怎么了,这个老女人!

太有意思了,每一秒都是最美好的时刻,孙女也超级开心。

然后!这次去如龙工作室大做文章。参观工作室和采访非常有趣。我不能理解的是,在公司使用摄影录音设备很常见?这种情况常见吗??能说“拿一个就好”真是太神奇了。

你为什么会被“如龙”系列所吸引?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粉丝的情绪有时狂热,有时高涨,有时气馁,但原因似乎比我预想的更符合逻辑,大概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爱与怀念吧。

推荐那些尝试过“如龙”系列的人从《如龙记》开始按顺序玩。如果最近玩过最新《如龙7》的朋友也推荐从第一代开始重新开始,那会很有意思。

《如龙7》有“羁绊剧场”系统,加深与同伴的感情。和同伴聊完之后,我可以播放他们过去的故事。结果大家都很开心(笑)。我也喜欢三个一起行动的同伴,给他们拍了很多照片。

然后开公司,玩得开心。卡拉ok很好玩。找到一只猫很有趣。夜店好玩!

就这样,绕着马路当支线,时不时的打小混混。

并且好好训练(笑)。

岳明先生,横山先生,谢谢你们让我花这么长时间。太幸福了。

下次,你会打扰阿特卢斯公司。我期待着与新治洋岛先生和美古罗先生见面。!

大家收集的问题也很有意思,提问环节很开心!

除此之外,今年还会发一些关于游戏的有趣的推文,所以想看看。

那么再见!

拓展阅读:回搜狐多看

横木太郎新年惊喜:香水会员是尼尔机械兵团的铁粉 香水会员带你进入Fami,向主编请教写作技巧 香水带你到FGO发展的幕后,探索沉迷于追随者的秘密 疫情之下,香水会员转型为居家游戏主播?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香水会员带你进入“神马池”,回顾“如龙”系列的诞生002700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炎泽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毛利率显着提升,锂电消费王者归来
1.营销策略变化,国产手机份额快速提升2016年,公司开始采用全自动流水线生产国产手机,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同时,自三星note...
12月12日,"全球新经济智能手机广告第一股"汇量科技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价平开4港元,成为2018年,继小米、美团之后,又...
*ST中孚:碳达峰与碳中和对电解铝行业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K折线图特征数据、资金流向公告、个股日历核心主题最新价格:3.05变动:0.02变动:0.66%2525成交量:21,500手:...
为什么留学生毕业后回国就业?国际学生在本国就业需要准备哪些材料?
如今,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家庭有经济实力支持孩子出国留学,因此出国留学的学生越来越多。过去,很多国际学生在国外工作...
最快体验CES2021大牌新品的正确姿势你get了吗?刚来京东电脑数码
数码爱好者们请注意,1月11日,万众瞩目的CES国际消费电子展正式开幕!联想、索尼、英伟达等众多全球知名品牌发布了一系列最新产品...
郑源智慧配股销售有哪些技巧?
郑源智慧配股销售有哪些技巧?股票配置的一般利益是什么?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正规和非正规的集资机构和集资公司,那么他们集资一般收多少利...
浙商聚潮混新意(166801)
你怎么看股票k线图?谈货币政策固定出资比例可以防止日常赎回。当商场股票k线图显示风向急剧变化时,意味着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港股...
益阳期货账户哪个期货公司服务好?关于买多少或卖多少的决定是绝对基本的,然而,它经常被大多数交易者误解或错误地对待。
益阳期货账户哪个期货公司服务好?关于买多少或卖多少的决定是绝对基本的,然而,它经常被大多数交易者误解或错误地对待。买卖既影响多元...
新增人口会降到1000万以下吗?那些认为房价不会跌的人,醒醒吧!
“房地产短期看金融,中期看土地,长期看人口”,这是业内形成的共识。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城市的人口流入,政府不提供多少土地,最近货币...

友情链接